官方彩票开户

當前位置:首 頁 >> 企業文化 >> 書香蘇電書香蘇電
虛空美下的真實之境——讀《羅摩橋》有感
發布時間:2019/9/10 17:01:21   瀏覽:526次   字體大小:[大] [中] [小]
 
作者:新能源分公司 尚楊
 
     對印度這個國家的感情,常常處在一種矛盾之中。拋開近年層出不窮負面新聞的影響,對這個古老國度其實更多地還是停留在電視影像里,那些明眸善睞的美人,鮮艷奪目的紗麗,繁復華美的首飾,婀娜多變的舞蹈,一詠三嘆的吟唱,離奇曲折的故事……每一樣都是這塊神奇之地的傾訴者。寶萊塢營造出來的美麗幻境讓人沉浸迷離,而當走出這施了障眼法的迷霧森林,看到老鄭筆下的真實一面后,仿佛瞬間從云端跌落到了泥淖,一頭張著血盆大口的野獸張牙舞爪咆哮而至。
 
     書里的印度應是9年前的印度,或許和今天已大不相同,但長久以來塑造的國家性格也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撼動的。經過歷史的提純蒸餾,好的也許會更好,惡的卻只能更惡。開篇不久出現的“狗人”,便直直地給了讀者一記重拳。種姓制度的余孽,近親通婚的畸變,恒河水神圣卻也漂浮著尸體。就像書里說的,死亡就像喝水一樣,是件稀松平常的事。天災可以,人禍也可以,但是很大程度上釀成悲劇的原因是“貧窮”,是對求生存的掙扎與妥協,對根文化的忌憚和疲乏。相較之下,我們打小的教育是“貧而不窮,窮且志堅”,即便是中庸正統之道,也是要講究外圓內方,五千年間的朝代更迭,恰也印證了這反骨逆鱗是根植在炎黃一脈的髓血里。“自由對這里真正需要自由的人來說根本不重要,而讓他們知道自由的重要,比讓他們得到自由更難。”這一點上,倒是與致力于獨立的廓爾喀蘭意外的不謀而合。即便是為了籌集兒子贖金不得不錙銖相較的司機茍魄,也能在旁人的話語里了解到,曾經身為戰士的他那一身的血性和勇猛。
 
     除了茍魄,一路上不停變換的司機,遇上的各色路人,讓這番宛若歷劫九九八十一難的印度之行增加了很多趣味性。就像布列松的“決定性瞬間”,這些筆墨不多的偶遇者,恰恰是被抓住了這些瞬間,讓這本游記像不斷變換的皮影畫似的,連一石一木都有了更多的人情味兒,從而組成了景的故事,人的故事,印度的故事。
 
     在這里,你可以看到正大光明“勒索”的警察,趾高氣揚的肇事者,售舊抬價的商販,醫術堪憂的大夫……因一個簽證過期的問題,能讓整個警局的人興奮到紛至沓來,仿佛趕來參觀動物園珍稀動物的游客。經歷了種種匪夷所思的曲折后,讀者也能坦然接受印度是一個被“神奇”冠名的國度了。貧窮這樁原罪,關乎地位,關乎權力,關乎人欲,它使得這里的工種細化到令人發指的地步,拎包的、敲門的、開門的,各擔其職之余還有高低之分。這片土地上也從不缺少感恩,這里有各種各樣的神像神龕神廟,只不過他們不會感激人,即使將一顆善心捧給他們,他們也只會感恩神,畢竟這是一個蒙神庇佑和頌福之地,是神賜給了一切。除了大吉嶺小姐,似乎在印度本土上很難看到人的向善一面,偶有這么幾撮人性的動人火苗,在風過的夜里也總是羸弱的。
 
     在我心里,大吉嶺小姐應該是留著一頭干凈利落的短發的,爽利瀟灑又有點孩子氣,仿佛和作者性格有著很大的不同,但卻同樣的有一種真實的溫柔。她會對自然博物館里羅山的念念不忘、會對那個“她”近鄉情怯、會最終放下父女嫌隙回到加爾各答,他們可以不辭勞苦只為兌現承諾送一張木偶團父子的合影,也可以載著愣頭青警察拉古一起去他那被摧毀又重生的家鄉。人心是有溫度的,只不過有的冷,有的燙而已。這一段路程有時候已經不單單純粹是旅行,更像是將身潛入了一本厚厚的人情故事書。這里的風土地貌、人世百態,每一個人、每一個小故事又能無限拆分擴寫出很多細節,構成一個龐大的網絡,最后交織成一個多面的印度,而這已全然是另一個顛破常識的新世界。
 
     很喜歡與阿真通話的這條線絡,如同累極倦極后的呢喃繾綣,即便這場旅行是一場鏡花水月的覆滅,但仍不忘給她創造出一個頂可愛的印度。這種天真的柔軟是高原下達不到沸點的滾燙,或許也是為什么老鄭筆下的印度有十足的煙火氣但無市井氣的原因。
 
 
     “你們外人只知道踢球有樂趣,怎么知道撿球就沒有?”大概這也是寫書和寫書評的意思了。
 
 
后記
 
 
     不知為何,看完《羅摩橋》后總會時不時想起附近菜場里的兩只流浪狗。去掉那些被塵土吃掉的色差,一條土豆色,一條黃白相間,前者個頭略小些。他們會在每個攤位間拖著尾巴小心地走著,一大一小,一前一后。偶爾能遇到些許施舍,但大部分時間只能在垃圾堆里挑挑揀揀。天冷的時候,經常看到兩只狗子蜷縮著窩在一塊睡覺,就像兩只緊緊團在一起的蝸牛殼。